• 向名师学习的三个阶梯 ――以学习肖培东老师教学艺术为例 刘菊春 福建省三明市梅列区教师进修学校

    向名师学习的三个阶梯

    ――以学习肖培东老师教学艺术为例

    刘菊春

    福建省三明市梅列区教师进修学校,  福建  三明  365000

    发于《中学语文教学参考》初中刊 2018年第10期

    摘要:名师为广大教师提供大量的课例,基于名师课例,研究他们的教学艺术,普通教师对标学习,可以借“课堂教学减冗繁”“讨究形式为核心”“贯通教师读思写”三个阶梯从普通走向优秀,走向卓越。

    关键词:名师教学;普通教师;对标学习;成长阶梯

    著名特级教师陈日亮老师曾说:“国家有‘三农’问题。语文教育改革有‘三普’问题,要适合普通学校,适应普通教师,能够普遍提高成绩,否则改革就只能是空头支票。”[1]研究浙江永嘉特级教师肖培东的教例,我萦怀的是:普通教师与他的距离在哪里?普通教师对照肖特这样的标杆能做什么?普通教师该如何学习才能普遍地提升自己的教学水平?

    比较分析肖老师与普通教师的课堂,笔者以为,普通教师若能攀登以下三个阶梯,解决语文教育改革的“三普”问题应当指日可待。

    第一阶梯:课堂教学减冗繁

    普通教师的课堂,往往承载太多,以致“臃肿虚胖”。肖老师的课堂则紧紧抓住语言训练这一主线,把学生引入听、说、读、写的实践中,一课一两得,教得单纯,教得扎实,“体格强健”。名师的高标,普通人也许难以企及,但是,导入新课、拓展延伸和结课环节的删繁就简,普通教师必须为、可以为,有为就有可能突围。

    (一)导入新课减冗繁

    以《皇帝的新装》教学导入环节为例,普通老师常常是这样做的:

    【例1】

    师:安徒生(1805-1875) ,丹麦著名童话作家。出生于丹麦一个贫苦的鞋匠家庭。早期写有

    诗歌、剧本和长篇小说《即兴诗人》等。1835年开始写童话,共160余篇。在《丑小

    鸭》《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皇帝的新装》《夜莺》《卖火柴的小女孩》《她是一个废物》

    等篇中,作者揭露当时社会的黑暗和金钱支配一切的罪恶,讽刺统治阶级的专横愚昧,

    反映贫富之间的悬殊,同情下层人民的苦难。作品想象丰富,情节生动,语言朴素。

    本文根据西班牙一则民间故事改编而成,把揭露的锋芒直指封建统治阶级的头子,并无

    情地嘲讽了贵族、宫廷的丑恶行径,深刻地解剖了当时社会的病状。

    本文的体裁是童话。童话是儿童文学的一种,这种作品通过丰富的想象、幻想和夸

    张来塑造形象,反映生活,对儿童进行教育。童话的语言通俗、生动,故事情节往往离

    奇曲折,引人入胜,往往采用拟人的手法,举凡鸟兽虫鱼,花草树木,整个自然界以及

    家具、玩具都可赋予生命,注入思想感情,使它们人格化。

    肖培东老师这样导入新课:

    师:大声地喊出今天要上的课文题目。
    生:《皇帝的新装》。
    师:你知道《皇帝的新装》是一篇――
    生:童话。
    师:问题就来了,以你的读书经验,你是怎么去判断这是一篇童话?先仔细想想。
    6位学生谈自己的判断和理由(内容略)。

    师:真棒,同学们,一起来看看老师的定义和你们的是多么相似。
    PPT显示:童话是一种文学题材,它的特点是通过丰富的想象甚至夸张来塑造人物形象,

    反应现实生活,潜移默化地对儿童进行思想启蒙教育。
    师:你看,你们用自己的语言,把童话的特点全都说出来了,这就是学习的力量。现在回顾

    下,老师说的童话最主要的特征是什么?
    生:丰富的想象和夸张。

    例1极有典型性,故不惮字数多而照录。许多老师很郁闷:名师上课的内容自己也讲了,为什么效果不好?

    例1呈现的内容399字,教师以中速念一遍需2分钟,实际教学中,教师一般不会生硬地照本宣科,必有不少冗言赘语来润滑,耗时往往翻倍。这些内容十有八九源自网上,全都要教吗?如果要教,“这样教”合适吗?安徒生生卒年与课文学习弱相关 ,学生对这样的纯数字难有感觉,无法与作者的生活背景勾联――除非后续的教学回应了它。“丹麦著名童话作家”,是陈述性知识。“出生于丹麦一个贫苦的鞋匠家庭”,与课文学习关系不大,是不是应当大胆舍弃?作者相关作品,教师提供理性的数字与名称,难唤起学生共鸣。作品的写作意图,“揭露……讽刺……反映……”,全是教师“灌输”而不是学生自己感觉到、体验到。“想象丰富,情节生动,语言朴素”之类的写作特点,在上课伊始端给学生有没有先入为主的教师霸权?关于童话的知识,又是教师的全盘“奉送”,而且,送上一大堆――从记忆心理看,效果极差。美国心理学家约翰·米勒曾对短时记忆的广度进行测量,发现正常成年人一次的记忆广度为7±2项内容,多于7项内容则记忆效果不佳。教师传达的信息点至少30个以上,学生能记住多少,又对哪些内容会“有感觉”?这样细究,我们就会发现:教师看起来教了关于作者作品的语文知识,内容齐全,可是,除“童话知识”外,与课文学习无关或弱相关――学生不了解这些内容,与学习课文无甚关系,至少“此时不了解”,不影响理解课文――教学内容的芜杂,干扰了教学。其次,即使教“童话知识”等,也全是教师单向的、标签式的输送,学生没有参与过程,缺乏学习的履历感和获得感,教学质量难得保障。

    肖老师大胆教、名正言顺的教童话知识。他上课二三十秒即进入正题――也许有的教师认为差一分半钟,问题没那么严重, 1节课40-45分钟,分分宝贵,效益是从每一分钟里抠出来的。“必须谨记‘45分钟’这一稍纵即逝的数字!要一分钟掰做两分钟来用,珍爱生命,精打细算,惜唾如金!” [2]肖老师以实际行动追求课堂效益的最大化,暗合了前辈陈日亮老师的期待。

    值得注意的是,肖老师始终让学生参与其间,没有强加,只是唤醒;没有贴标签,只是让学生根据已有经验,“用自己的语言,把童话的特点全都说出来”,学生因此有学习的履历感和获得感,使得课堂具有不一样的品质。

    还一种导入,为追求“煽情”的效果,教师极尽美化、诗化之能事,力图创造一种氛围。如《春酒》导入新课: 在很多文学作品中,我们总能看到关于乡愁的描写:在余光中的诗歌里,乡愁是“长江水” ,是“梨花白” ,是“海棠红” ,是“腊梅香”,在席慕容的诗歌里,乡愁是“一枝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夜晚响起” ,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在北石的诗歌里,乡愁是“隐藏在天宇的星斗”,是“一遍一遍的月圆” ;而在琦君的散文里,乡愁化作了一杯醇香醉人的春酒。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近琦君,品味春酒。之后,展示教学目标:读 品  悟,之后是速读回答:文章写了哪些人?哪些事?表达什么情感?

    这样导入很炫人,但是,在短短二三十秒,要想学生听有印象,学有所得,恐怕是教师的一厢情愿――即使有PPT配合,眼耳并用――若真配合上PPT,就尽显斧凿之痕,不是良策,除非课前先学习了余光中的《乡愁四韵》、席慕容的《乡愁》、北石的《乡愁》。这种“炫风”日炽,变得可怖,体现在无数高级别的大赛、公开课、观摩课、展示课上便是:教案赫然写着“激情导入”,听课人耳中充斥的是朗诵腔,授课教师不用正常人的话语教学――关键还不以为错!

    肖老师又是怎么导入《春酒》的学习?

    师:同学们,《春酒》,你一定看过了,对不对?来,看过的举手。

    生(举手)

    师:哦,都看过了。那接下来就问一个很简单的问题:看看这篇叫做《春酒》的文章都写了什么呀?

    生交流:写了对母亲、对家乡的思念之情;写了母亲帮女儿做春酒。

    师:《春酒》都写了哪些事?

    综观肖老师的几十个课例,笔者发现:他导入新课,正如执教《皇帝的新装》《春酒》一样,平易进入,干脆利落。

    导入新课环节,普通教师也许难以像肖老师那样“草蛇灰线”,精巧布局,但是,做减法,去除与“这一课”学习无关的内容、去除作秀式的煽情环节,根据学情导入,笔者以为,完全可行,人人可为。果断地省出这导入新课的三五分钟,功莫大焉!

    (二)去无益或低价值的拓展延伸

    教师上阅读课,十有八九安排拓展延伸环节,尤其是在公开课上。

    教《就任北京大学校长之演说》,普通老师往往大求外援,有教师居然用55张PPT上课:你印象中的北大是怎样的?百年前的北大是怎样的?蔡元培是怎样的人?演讲辞的特点是什么?与北大相关的人和事(严复、陈独秀、鲁迅等)。如何理解蔡元培所提“三事”?重点句(教师给出)如何理解?――拉拉杂杂,枝枝节节,真正培养演讲辞阅读能力的正事反受严重干扰了。

    教《春酒》,绝大多数教师会搬来很多救兵,如前所述的例子,聚起许多“乡愁”文字;甚至,从“酒”出发,联系与酒有关的诗句。肖老师绝不这么做,“培东的课,很少穿插其他材料,也几乎不拓展。我总觉得培东有一种课堂教学的‘洁癖’,他容不得稍微的臃肿和杂乱,他很刻意地就要‘用这个文本’来解决‘这个文本’本身的问题。”[3]王君的分析切中肯綮。

    肖老师对“拓展”极其节制,几乎不求外援。如执教《沙之书》,肖老师只以两事推动( “这一本虚构的书,你在阅读中怎么感觉到它的真实?”“发挥想象,用其他方式结尾,与课文比较后领悟主旨”),哪会有不少教师以专家研究成果带动课文“主题理解”的涩滞?

    又如准备《春酒》一课,“为达到‘乡愁’煽情,几乎所有的教师都搬来琦君的其他文章中的思念文字,再加上一段音乐,《春酒》的乡愁就走进学生心中了。‘像树木花草一样,谁能没有一个根呢?我若能忘掉故乡,忘掉亲人师友,忘掉童年,我宁愿搁下笔,此生永不再写。’如这段文字这样的外援很多,也就是说,光《春酒》是读不出声泪俱下的,或者,教师无法在《春酒》中带领学生走入绵绵乡愁,于是就端出琦君的其他‘春酒’。适量的课外拓展是必要的,但主要文本读不出一点感觉就来凑合其他的一坛坛春酒,就显得我们对《春酒》的技穷。若是《春酒》的感动必须是依赖琦君其他的文字达成的,那么为什么不直接学其他文字而要教学这课《春酒》呢?” [4]肖老师最终只针对“这一坛”春酒设计教学:让学生一读标题,品其包含的情感;二找两类文字(回忆春酒时的陶醉、甜美、享受,回忆清醒以后找不到春酒的那种什么惆怅、忧愁),品味字里行间的情感与表达之妙;三对比赏析,体会儿童与成人不同视角的语言风格。干干净净,从从容容。

    拓展有界,拓展要科学,如果把握不好度,就绝不能拉无益或低价值的拓展延伸来糊弄人,应坚决去摒弃它,认认真真解决“这一篇”的“语言理解与运用”!

    (三)去自作多情或口号式结尾

    语文教师上课爱求完整、求完美,结课语言也精心设计。如《春酒》结课:

    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故乡是琦君永远沉醉不醒的梦境,她说:”像树木花草一样,谁能没有一个根呢?我若能忘掉故乡,忘掉亲人师友,忘掉童年,我宁愿搁下笔,此生永不再写。”德国著名哲学家海德格尔也说:“我们怀着永世的乡愁去寻找心灵的故乡。”尤其是历史上每一次因政治事件、经济动荡、灾难而产生的变乱、分裂和迁徙,都会让一些人遭罹一番“失乐园”的痛楚,“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那日夜吟唱的“乡愁四韵”,便永远萦绕在一颗颗敏感而执着的心头,也回荡在每一片历史的天空。

    这样的语言很美,教师才华尽显。不过,“精心设计”的语言,对学生恰恰是种隔膜,如“遭罹一番‘失乐园’的痛楚”的“遭罹”之类,是“教师的”而不是学生喜闻乐见的――估计学生没听明白是什么,语流就过了。

    肖老师上《春酒》,这样结课:

    师:最后,让我们一起读一读第一句和第四句,感受一下两种不同的风格。预备——起。

    生(齐):我是母亲的代表,总是一马当先,不请自到,肚子吃得鼓鼓的跟蜜蜂似的,

    手里还捧一大包回家。

    师、生:一句话提醒了我,究竟不是道地家乡味啊。可是叫我到哪儿去找真正的家醅呢?

    师:春酒一杯家万里,一切尽在文字间。亲爱的同学,有空多读读崎君的文字。

    肖老师的结课方式,与其师父钱梦龙老师的一脉相承(加:推荐阅读《钱梦龙与导读艺术》《钱梦龙经典课例品读》),自然、干脆、朴素、实在。普通老师结课,更关注的是“我”的预设必须“表演”完毕,不如此,就遗憾课不完整,遗憾自己的才华就不得充分展示。

    去导入新课的冗繁,去无效或低价值的拓展延伸,去自作多情或口号式结尾,普通教师只要愿意,马上能办,极端一点说,宁可不要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把时间留给学生自读也比教师认认真真“教”这些东西要好千万倍。消肿去胀,钱梦龙、陈日亮、郑桂华、肖培东……一位位名师以他们的课例、文章不断呼吁、呐喊、示范。榜样在旁,要留清爽在课堂,请从消肿去胀始。

     

    第二阶梯:讨究形式为核心

     

    去除冗繁之后,课堂凭何支撑主干?讨究言语形式,教会学生“理解和运用语言文字”,是语文课最核心的任务。具体到教学层面,解决问题是最重要的教学内容。设计什么问题为好?如何推进?以教《美丽的颜色》为例,普通老师A设计的问题是(多数教师大体如此):

    1.本文记述了一件什么事情?

    2.居里夫妇是在哪儿发现镭的?他们工作的环境怎样?

    3.在从事镭和钋的化学离析工作中,居里夫人主要分工是什么?你觉得她的工作怎么

    样?

    4.揣摩重点语句的含义。

    (1)第1自然段中“这是一种奇异的新的开始,这种艰苦而且微妙的快乐,两次都

    挑选了最简陋的布景。”此句中的“艰苦”和“快乐”矛盾吗?为什么?

    (2)第十二自然段中“但是镭要保持它的神秘性,丝毫不希望人类认识它。”此句运

    用了什么修辞手法?有什么表达效果?

    5.本文在叙事的同时,还多次引用居里夫人自己的话:比如“我们没有钱,没有实验室……”“……然而我们生活中最美好而且最快乐的几年……”“感谢这种意外的发现……”等等。这样安排有什么好处?
    6.文章的主旨是什么?

    7.学习本文后,你受到的最大启发是什么?

    肖培东老师设计的问题是:

    1.猜猜老师会问什么问题?

    2.文章是怎样从故事和思想两方面闪耀出“美丽的颜色”的,同时画出文章中出

    现“美丽的颜色”这一短语的句子。

    3.作者是借助怎样的写法使得文章熠熠生辉的?

    4.既然引用居里夫人的话,可以增强文章的真实性,为什么文章最后写发现镭的部分都没有引用任何一句居里夫人的话呢?

    A老师的问题,一是偏,重点指向“得意”而不是“得言”,“不着眼于它的‘如何

    传播信息’的智慧而着眼于它所传达的信息本身的智慧,这是我们语文教学经常犯而又容易被忽视的错误”[5];二是多,大大小小10个问题一节课完成,就有力不从心的危险;三是散,问题不能聚焦于目标,有的跑到文外去了,如“你觉得她的工作怎么样?”;四是问题与问题之间缺乏严密的内在逻辑。肖老师则目标集中――如何读传记(单元目标是“了解传记的特点”);问题简约――只有4个;推进有序――问题1是 “得意”,问题2和4是“得言”,后一问以前一问的解决为基础,逐步推进。

    很显然,肖老师的问题几乎涵盖A老师设计的,但肖老师设计的问题举重若轻。他是如何做到的?

    叶老说必须“把国文教学的目标侧重在语言形式的讨究” [6] 。肖老师坚守“侧重在语言形式的讨究”这一正道,在内容与形式走几个来回――普通老师不走来回,往往只有一步,止于“内容理解”。肖老师的课,当然绕不开“得意”的环节,但决不是目的,他一定会将学生引向“得言”。“是什么把山羊兹拉特带向温暖的远方?拯救山羊兹拉特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沙之书》是一本怎样的书?”“蔡元培先生要向在场的北大学子告几件事?” “说说文章中哪句话可以概括内容?”这些基础性的问题解决之后,肖老师必定向“言语智慧”迈进。如教《山羊兹拉特》时,“这种感情是怎样凝聚,又怎样变化,最后达到高峰的呢?”教《就任北京大学校长之演说》,他问:“演讲的时候听众是没有纸质文章的,蔡元培先生怎么才能让听众瞬时捕捉到这些核心句,交代出这样一个清晰的思路呢?” “‘请更以三事为诸君告’,蔡先生为什么要加上‘更’字?” “蔡先生用文言语句在北大礼堂演讲有什么效果?”这些问题,都导引学生向讨究言语形式的纵深发展。

    统而言之,A老师的教学缺“讨究言语形式”这一“主脑”,无法有效统率各问题,问题自然多、散、乱,肖老师胸有丘壑,贴着语言行走,课堂便有了灵魂。

    不仅如此,他的问题总是出人意料、让人拍案叫绝。教《假如我有九条命》,他问:“‘教书’这条命,原文是‘书要教好,也要全力以赴,不能随便’。课文是‘一条命,用来教书’,编者为什么选择这样的方式表达?”“除了教书这条命的写法,作者写哪条命与其他命也有不同?” 《一双手》的教学,“课文里面最像采访情景的是哪个地方?为什么一个说话简单、不喜多言的人,在回答‘手裂贴胶布涂手油多好’时竟然要说得那么长?为什么作者要盯着这双手写文章?”一般教师会这样问:“课文中哪些句子写到了手?由这些句子可以看出这双手有什么特点?由这双手,我们可以看出人物什么性格?由这双手,我们可以看出人物什么样的思想境界?”[7]“我们通常的提问是按部就班,就近提问,而培东老师的提问是舍近求远,从远处入手。他直接问的是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作者要盯着这双手写文章?他直接问的是‘为什么’,而我们问的都是 ‘哪些’‘什么’‘什么样’。不难看出,我们这样的提问对学生阅读和思考的激发效果和引领作用就要差很多,而培东这样远处提问,就更加具有学习张力和课堂张力,对学生阅读和思维的激发就具有了更好的效果,课堂也就更加具有活力。” [8]黄厚江老师的点评一语中的。

    这样的例子俯拾即是。肖老师执着于寻找四两拨千斤的问题――由目标牵引,高质量,针对全文,统摄全课。这些问题,始终紧紧抓住“作者的言语形式”这一缰绳,引导学生读懂――理解文字所写的内容,讨究作者如何“以言逮意”,即作者为什么这样言说,为何这样选材、布局、谋篇、遣词造句;还教学生懂得读――教读书的方法与习惯,他的问题解决本身就隐含着读法,《就任北京大学校长之演说》演讲辞的核心观点要有针对性,阐明观点有逻辑,现场演说要感染人都在问题中无痕地解决。如《植树的牧羊人》安排在七年级上册第四单元,“单元导言”说:“本单元继续练习默读。在课本上画出关键语句,并在你喜欢的或有疑惑的地方做标注。在整体把握文意的基础上,学会通过划分段落层次、抓关键语句等方法,理清作者思路。”如何训练默读?如何指导学生找关键句?肖老师这样教:

    师:默读“我”与牧羊人最后一次见面的语段。要求圈出关键词语,画出重点语句。

    (学生默读,圈画)

    师:你圈出了哪些词语或画出了哪些语句?

    生1:第19自然段“一切都变了,连空气也不一样了”。

    师:你为什么画出这一句?

    生:这句话写出了老人的努力得到了回报,荒漠变成了绿洲。

    师:很有道理,这是告诉我们阅读这篇课文要划出“荒原变化”的句子。

    (板书“荒原变化”)

    生2: 19自然段的第一句“1945年6月,我最后一次见到植树的老人”,因为这句话里的

    时间词可以让我们知道老人把一生献给了植树事业。

    师:对!这句话要划,不仅仅因为你说的理由,还因为我们通过这话把握了写作思路。

    (板书“行文思路”)

    生3:“每当我想到这个老人,他靠一个人的体力与毅力把这片荒漠变成了绿洲,我就觉得

    人的力量是多么伟大啊!”这是抒情议论,赞美了牧羊人的伟大。

    师:与文章的主旨有关,要圈画出来。

    (板书“文章主旨”)

    师:读读我们的文章标题,想想还要划出哪些内容。

    生4:“那年,他已经87岁了”“怎样的毅力,怎样的无私”等语句写出了牧羊人特征。

    师总结:这样,我们就明白了,默读这篇文章要圈点勾画体现“行文思路”“荒原变化”

    “牧羊人特征”及“文章主旨”的相关词句。

    综而观之,肖老师课堂教学的核心部分,重点解决一两个问题,数量合适;解决的主问题是讨究言语形式的,即重在解决“如何传播信息”;绝不回避教语文知识,但知识作为言语实践的支架,不是目的――一般老师把“记住”“静态的”“语文知识”当作目的;问题提出讲究顺序,教学推进畅达;他善于通过合适的活动,将自己的“读出”传达给学生,让学生从“一望而知”走向“不知”走向“新知”,而不是自读自娱自乐。

    普通老师应当怎么效仿?牢固确立“语文课不是教‘内容’的课,而是教‘形式’的课,更准确地说,是教‘怎样从形式到达内容’的课” [9] 的课程观,从“言语形式”入手,小到一词、一句、一段,大到几段、全篇去思考如何让学生学会“理解和运用语言文字”,一切就会变得简单。普通老师也许会说:“我们哪有肖老师那样的智慧?”想在短期内达到肖老师那样设计问题水平,当然不现实。但是,虽不能至,心当向往之,久而久之,会改变我们的课堂品质。另外,肖老师的课多为他到各地讲学所上,学生是“临时的”,所以,问题多是肖老师自己根据丰富的经验预设的;而我们面对的是自己的“固定的”学生,因此,设计问题可以一开始就走学生路线,教学生提问,放手让学生提问,那样就会走出新天地――肖老师的导师钱梦龙老师的课例为我们提供了示范。

    第二阶梯,是普通和优秀老师的分水岭。越过去,将开新境界。

    第三阶梯:贯通教师读思写

    肖老师从教之初,与众相同。“刚上讲台的这几年,我教得很勤苦,早出晚归,时间和精力全都倾注在教学和管理上。但我很少读书。我以为,勤抄教参,多考试,多批改,多校对,语文如此重复。我忙忙碌碌,却从未想过要把阅读变成生活方式,要找回生命灵魂的呼吸。” [10]

    钱梦龙老师说:“语文教学其实也是语文教师自身读写状态的生动展示。” [11]“有些语文教师平时除了几本‘教参’几乎什么书都不读,什么文章也不写,一心想在教学方法上花样翻新,以为这样就能提高教学水平,这种舍本逐末的追求,结果必然是缘木求鱼。” [12]

    肖老师是钱老师高足,深得其中味。“‘山定泉,树定根,人定心’,想通了道理,看懂了自己,我开始狠狠读。安静下来,学会利用边边角角的时光去读书。哲学的读,美学的读,史学的也读,鲁迅、余华、蒋勋、木心、博尔赫斯、四书五经、唐诗宋词、中外小说,在阅读中看着浅薄的自己慢慢成长。” [13] “读书,渐渐融为我的生命细胞,成为我的生活方式。读着读着,我的课堂丰厚了,我的精神世界丰富了,我对语文、对教育、对生命的理解也更深刻了。” [14] “你的阅读,是最好的课堂;你在阅读,是最好的教学。” [15]

    广涉猎,奠基础,增高度。具体到上课就一帆风顺?世上从来没有这样的好事。“选择了这一课,就无可逃遁了。真心说,我还是找不到上课的点,或者说,琦君的文章我已经犯了一个概念性的错误,那就是,读了读,怎么读都觉得浅浅的,虽然清新但也就一目了然。”肖特和所有教师一样,照样遭遇困境。“这《春酒》,说难不难,不难太难,我要想的,还远远不够。还是再多读读这《春酒》吧,别让自己的浮躁与浅薄亵渎了这样的精致。” [16] 他选择的是读,反复读。他上课几乎不看课文,他对课文熟悉到标点――上公开课,他几乎如此。

    语文教师要做积极的阅读者,“语文教师,永是思想者”。[17]肖老师最初的教学,也是照搬教参,与普通人无异。是教学中遇到挫折,“2000年的秋天,在浙江丽水举行的浙南片语文教学观摩会上,我执教汪曾祺先生的散文《胡同文化》。‘胡同文化是一种封闭的文化’,根据教参解释,文章写了汪曾祺先生对北京‘胡同文化’的批判和否定。我就此理解上了一堂颇为满意的课,那一句‘虾米熬白菜,嘿’的朗读更是激起了阵阵掌声。可没多久,我无意中读到了史紹典先生对《胡同文化》一文的解读。‘他没有对胡同文化进行批判的,完全没有批判的意思。对胡同文化,他有一种依恋、一种感伤、一种怀念,还有一种无可奈何。’原来,《胡同文化》是汪曾祺为《北京胡同》这本摄影集写的‘序言’。这本摄影集就叫《北京胡同》。《北京胡同》本身,有一种强烈的保护北京特有胡同的情绪。”[18]“它是在批评、批判胡同文化吗?”这一问,促他反思,促他读书,思考、读书、表达,再读书、再思考、再表达,循环往复,钢铁就这样炼成了。

    语文教师,还是写作者。肖培东老师写下水作文,写随笔,写教学论文,他要求自己每天必写。“每天”的坚持,会形成多大的能量啊!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有肖老师的《我就想浅浅地教语文》《美的教育姿态》,有《语文建设》的“培东教新课”、《中学语文教学参考》的“培东有约”,《语文学习》的“镜头”,还有肖老师的微信公众号“我就想浅浅地教语文”……

    肖老师教学精彩的背后,是智慧才情,是勤奋坚持,更是教育情怀。广读书,勤思考,乐写作,敬业乐业,是名师走向卓越的不二法门。此阶梯最难攀登,也最能体现教师素养的差异。“语文教师书写欲望的日渐衰疲,导致其教学难免走向贫瘠与枯槁。根据我的经验,教好语文不可徒靠口头的能说会道,犹须警惕‘讲肆悠悠饭煮沙’。提倡教师多读书很有必要,但必须借助书写,才可以消化阅读,带动思考,做到‘时时求思想情感和语言的精练与吻合’,培养‘一字不肯放松的谨严’(朱光潜语)精神。” [19]陈日亮老师谆谆告诫。普通教师若能借助书写,消化阅读,带动思考,“时时求思想情感和语言的精练与吻合”,便向优秀、向卓越靠近了一步。

    上述向名师学习的三个阶梯,第一阶梯,人人须登,人人可登,登即有 “效”;第二、三阶梯,互为因果,相辅相成,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历练,攀登不止。

     天才商人乔布斯设计产品这样做:一是去掉不需要的东西,只留下最需要的一两样――满足顾客需求的本质问题;二把注意力集中在最重要的事情上;三把所有的人才调动来服务本质问题。

    鲁迅先生说写小说“竭力将可有可无的字,句,段删去,毫不可惜。” [20]  “可省的处所,我决不硬添。” [21]

    商人研发产品、作家写小说、教师上课,形而上的成功因素是:去除冗枝,集中精力,培育主干,最终使之枝繁叶茂――大道至简,知易行难,关键在行。

     

    参考文献:

    [1]陈日亮:《断想》,陈日亮:《我即语文》,福建教育出版社,福州, 2014年4月版,第295页。

    [2] 陈日亮:《十如何》,陈日亮:《我即语文》,福建教育出版社,福州, 2014年4月版,第218页。

    [3] 王君:《培东课堂的“浅”与“深”》,肖培东《我就想浅浅地教语文》,长江文艺出版社,2016年1月版,第207页。

    [4] [16]肖培东:《〈春酒〉教学感言》,肖培东《我就想浅浅地教语文》,长江文艺出版社,2016年1月版,第250页。

    [5] 李海林:《语文教材的双重价值与教学内容的生成性》,王荣生等:《语文教学内容重构》,上海教育出版社,2007年9月第1版,第16页。

    [6] 叶圣陶:《关于国文百八课》,《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教育科学出版社,2015年2月版,第132页。

    [7] [8] 黄厚江:《小处入手,平中见巧》,肖培东:《我就想浅浅地教语文》,长江文艺出版社,2016年1月版,第185页。

    [9] 陈日亮:《如是我读――语文教学文本解读个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2011年1月版,第4页。

    [10]肖培东:《人生四十始悟语文》,《语文教学通讯》(初中B刊)2017年第4期,第4页。

    [11][12][13] [15] [17] [18] 肖培东:《语文,我把自己教成了学生》,《福建基础教育研究》,2018年第1期,第36-38页。

    [19]陈日亮:《书写助我行》,《海峡读写研究》2018年第2期,第4页。

    [20]鲁迅:《答北斗杂志社问》,《鲁迅杂文书信选》,福建人民出版社,第104页。

    [21] 鲁迅:《我怎么做起小说来》,《南腔北调集》,吉林文史出版社,2006年2月版,第36页。

     

    时间:2018-11-12  热度:50℃  分类:我教我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