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师的“过”错—— 王文丽 茉莉小语(转载)

    听一位名教师上课,她向在场的老师和学生介绍自己时说:“我出生在书香世家,从小受到琴棋书画的熏陶和训练,我能背诵几百首诗词歌赋,因此要求自己的语言也必须具有美感”……于是接下来在她的课堂上,我听到了这位老师对学生如下的评价:“领异标新二月花,你的发言真独特”;“横看成岭侧成峰,你真善于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你的发言像水,荡涤着我们心灵的尘埃”;“你的发言像火,点燃了我们心中智慧的火焰”;“你的发言像金子,闪烁着熠熠的光芒”……同去听课的年轻教师不禁发出啧啧赞叹,大概见我没有什么反应,于是问我觉得怎么样。我想了想,回答道:“这老师是有过错的”。她表示不解,我解释道:“过了,就是错了,这就是过错。凡事都有个度,过了这个度,哪怕再美好、再正确的东西,也会走向它的反面。真理过了,就是谬误;认真过了,就成了刻板;教师太过于追求语言的美,就成了辞藻的堆砌,就容易变得空洞无物,把课堂变成了秀场。”

    有个成语故事叫“过犹不及”,讲的是春秋时期,孔子的学生子贡问孔子,他的同学子张和子夏哪个更贤明一些。孔子说子张常常超过周礼的要求,子夏则常常达不到周礼的要求。子贡又问,子张能超过是不是好一些,孔子回答说“超过和达不到的效果是一样的。”教师的确应该做学生学习语言的典范,但我以为,优秀教师的语言总是有着一种自然、朴素、真诚之美,不炫耀、不做作,那种优雅的举止、睿智的哲思和文学的气息都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刻意强调自己内涵的丰富、用语言包裹上华丽的外衣,只会透露出浅薄和贫瘠。

    教师的“过”体现在多个方面,教学目标过高也是其中一种。

    《雨后》是北师大版本教材二年级的课文,这是冰心老人描写孩子们雨后水

    中嬉戏情景的优美诗歌,童趣满纸,乐在其中。即便是成年人读了也忍不住心神向往。某日,听一老师讲这课,把充满童趣的文字肢解的面目全非,课初兴致盎然争相举手的学生最后竟两眼发呆、或是低头抠着手指不再回应。也难怪,上课的老师把教学目标定得太高,7岁的儿童根本就够不到啊。他一会讲第一段是群像描写,一会说第二段是人物特写;还告诉学生“写作时要有点有面,点面结合是很好的表达手法”……多有情趣的文字,多有感染力的画面,在老师抛出的一个又一个高大上的名词术语中消失殆尽。

    我还听过一节中年级的阅读课《小英雄雨来》,这是一个关于抗日小英雄的故事,教材导读中也明确提出要让孩子讲讲这个故事,说说给自己印象最深的地方。但是课堂上,老师却没有给孩子太多的时间读课文,谈感受,讲故事,而是花了很大气力带着孩子研究小说:例如“小说的三要素是人物、情节、环境”“环境包括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小说刻画人物的方法有动作描写、神态描写、语言描写……”结果可想而知,孩子一脸懵懂,看起来教师教了很多,但学生却没有实际获得。

    造成上述状况归根结底是教师把教学目标定得太高了,小学语文还要关注“小”字,要把教会识字、写字、朗读、背诵、说话、习作当作根本的教学任务,假如目标过高,教师教了半天,仍然教不会。干得很辛苦不代表干得有价值,这就纯属“费力不讨好”了。

    的确,课堂上很多过错的产生,往往是因为追求过高,希冀完美。

    不久前,我到学校里面听课,发现讲课的老师特别有才华:板书美观、朗读动情、语言极有感染力。坐在我身边的一个小男孩听讲却不认真,明明老师讲的是17课,他却漫不经心地在翻看18课。我忍不住问他:“你怎么不认真听呢?难道老师讲得不好吗?”他皱着眉头,很严肃地对我说:“今天没有平时讲得好。平时他从来不用PPT,也不放音乐、动画什么的,我觉得他今天有点忙不过来了……”我忍不住笑了,童言无忌,但一语中的。教师本来可以凭借一张口,一根粉笔,一本书就讲好语文课,却偏因为有人来听课要使用PPT,播放音乐、动画,结果顾此失彼,教师的错仍然又出现在“过”上。教学媒介过于丰富,手段过于复杂,对自己本身拥有的学科特质过于不自信。

    教师的“过”有时还体现在讲得过多,提问过浅,课外资料引入分量过重……,总之,过了,就错了,凡事应该适可而止,适度而为。有人说,这好难,但难,才显出它的宝贵,不是么?

    时间:2018-05-22  热度:98℃  分类:悦读空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