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称呼语:解读文本的一扇窗—— 福建省三明市梅列区教师进修学校  刘菊春

    作者单位及姓名:福建省三明市梅列区教师进修学校 刘菊春

    电话:18065795306

    邮箱:ljc-6609@126.com

    通讯地址:福建省三明市梅列区教师进修学校 365000

     

           称呼语:解读文本的一扇窗

    福建省三明市梅列区教师进修学校  刘菊春

     

    部编本《语文》七年级上册第二单元《陈太丘与友期》中,友人问元方“尊君在否”, 有人认为这一句“开门见山,问得直截了当,毫无谦恭之意,初露性格的鲁蛮。”[1]。友人之问的确“开门见山”“直截了当”,但是,明明是一句普通的礼貌问语,怎么就显得“毫无谦恭”,暴露“友人”“性格的鲁蛮”?这样的解读,是不是有贴标签之嫌呢?

    “尊君在否”中有一称呼语“尊君”。称呼语是指“在言语交际中,处在一个言语事件两端的讲话者和受话者,通过一定的渠道(口头、书面或电讯)交际时直接称呼对方所使用的名称” 。 [2] “称呼语处于动态的语境中……语境中各个变量,如说话者的主观态度、情感、动机和受话者的年龄、性别、身份、地位以及言语事件的时间、地点、场合等,都会影响到称呼语的恰当选择与使用,并传递出不同的语用信息。” [3] “尊君”这一称呼语的选择与运用,传递了说话者怎样的言语信息?作者这么写又传递着怎样的意图?解读称呼语,教学生读懂文本中称呼语的言上意甚至言下意,读懂作者如此言说的意图,并且懂得怎么读,可为我们打开解读文本的一扇窗。如何解读称呼语?

    • 沿波讨源,析形索义

    “君”从尹从口。尹,小篆为, 手执笔形,本义是管理,引申为治事的官职。尹 + 口(发号令)为“君” ,会意为统治者,引申指诸侯、大夫,也因此常用作敬称(尊长者、朋辈之间)。友人问元方“尊君在否”,脱口而出,不就是一种习惯成自然的礼貌?从上下文来看,友人那时那刻无须掩饰什么,也没有掩饰什么,他“言之所述”与“言有所为”是一致的,怎么能下“毫无谦恭之意,初露性格的鲁蛮”的结论? 沿波讨源,析形索义,了解词的本意,知晓其发展脉络,我们便多一种视角,解读文本时,可能更容易避免误读。

    沿波讨源,析形索义,也利于避免浅读。七岁小儿元方“答曰”,称对方用“君”(“待君久不至”);对方发火后,仍称对方为“君”(“君与家君期日中”),元方是“曰”“答曰”,并没有“怒曰”“愤曰”,元方骨子里的礼貌,良好的家教都在这里充分体现。也许,陈太丘的依约行事,元方面对“强势者”的不卑不亢,“友人”的知错生惭(绝不是乏善可陈,因为前有“尊君在否”的礼貌,后有被小儿尅过之后,“下车引之”的惭愧、坦率与真诚),都是此文编在《世说新语·方正》的原因?鲁迅先生说《世说新语》是“一部名士底教科书”,《陈太丘与友期》中的陈太丘、友人、元方,皆为读者上了教养一课,不就是教科书之一页?

    《孙权劝学》中孙权称吕蒙为“卿”(“卿今当涂掌事”),鲁肃也称吕蒙为“卿”(“卿

    今非复吴下阿蒙”)。这两个“卿”字,人们大都滑过。其实,大有可解之处。“卿” ,   ,会意字,原指氏族部落围着一口锅共同进食,能共同进食的,关系当然密切,后用于对男子的敬称(上级称下级、长辈称晚辈)和爱称(夫妻之间)。《孙权劝学》中孙权称呼吕蒙为“卿”,传达出他对吕蒙的欣赏与厚望,对他的亲密情感。这份热望,何尝不是吕蒙开始改变自己、开卷读书的强大动力?鲁肃对吕蒙小辈原本瞧不上眼,此次过寻阳听他一席话,大感振奋,由衷地欣赏,因此称他为“卿”--一个“卿”字,充分体现吕蒙开卷读书收益之大在鲁肃心中引起的振荡。

    二、了解习惯,知晓差别

    汉语表意丰富而灵动,譬如称“你”,除了可用“君、卿”,还可有多种表达,如 “女(汝)、尔、若、而、乃”。“女(汝)、尔、若”所称对象是下级、晚辈或平辈,不能用于称呼上级或长辈。“而、乃”与“女(汝)、尔、若”有所不同,均含有尊敬义,其中“而”多在称呼所敬重或关系亲近的人时使用,可以指称上级或长辈。如:“夫差使人立于庭,苟出入,必谓己曰:‘夫差!而忘越王之杀而父乎?’”(《左传•定公十四年》)。“乃”多在言及对方先辈或功勋时使用,如“吾翁即汝翁,必欲亨乃翁,幸分我一杯羹。”(《汉书•陈胜项籍传》)

    朱光潜先生认为,“咬文嚼字,在表面上像只是斟酌文字的分量,在实际上就是调整思想和情感。”[4] “思想就是使用语言”[5]。知晓这些词语运用的细微差异,我们便能由“言”及“意”,读懂“言”后的事理或情理。《愚公移山》中愚公妻敬重丈夫、心疼丈夫,所以称“君”(“以君之力”),智叟完全不认同愚公移山的想法,则以“汝”相称(“汝之不惠”)。 刘邦在项羽威胁杀父的情况下,提醒说你我曾“约为兄弟”,既是兄弟,“我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刘邦此时用的是平辈间的称呼语“汝”;既然是父亲,男子汉大丈夫又怎么能干杀害父亲的事?刘邦此时站在项羽角度用有尊敬意味的指称项羽先辈的“乃”字,巧妙地甩给项羽一道道德难题。尽管项羽最终未杀刘邦父亲有多重原因,但是,刘邦临危不乱、善用心机、用语讲究机巧,皆由此可见。给刘邦贴上“无赖”标签是不是过于简单?

    汉语精密、发达的表意系统,令人叹为观止。熟悉这一系统,学习作者精准、妥帖用语的奥秘,由“意”及“言”,便不会仅将“君、卿、女(汝)、尔、若、而、乃”译作“你”了事。了解字词的发展源流,在汉字训诂方面,我们教师自身太缺少训练而几近无知,因此在教学上常常捉襟见肘甚至束手无策。为解决现实问题,我们必须倒逼自己抓紧补课。

    三、多方勾联,贯通解

    词不离句,句不离篇。叶圣陶老先生反复强调“不要抽出而讲之”,解读称呼语也一样,讲究上下文勾联。

    鲁迅《故乡》中,中年的“我”称闰土为“闰土哥”,而中年闰土称“我”为“老爷”,“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我就知道,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仅一个“老爷”的称呼,就击碎了“我”与老朋友重聚欲畅叙共欢的美梦,也表现一个没有等级观念、率真纯情的少年闰土变成渗透着等级思想的世故中年人,侧面体现中年闰土“木偶人”的特点,表现人与人之间永难消弥的隔膜——这也是鲁迅作品的一个重要主题。

    《祥林嫂》中的祥林嫂,失去了第二任丈夫贺老六,回到鲁镇,“大家仍叫她祥林嫂”。“妻子属于丈夫,丈夫死了,妻子不能再嫁,她只能作为‘未亡人’等待死亡的到来。任何女人一旦嫁了男人,就永恒地属于这个男人,这是一种得到普遍承认的‘公理’。所以,祥林嫂是没有自己的名字的。她嫁给祥林,就叫祥林嫂。后来她又与贺老六成亲了,该叫什么呢。贺老六死后,她回到了鲁镇,本该研究一下,叫她祥林嫂好还是老六嫂好,然而鲁迅用单独一行写了一句:大家仍然叫她祥林嫂。连犹豫、商量、讨论一下都没有,就自动化地作出共同的反应。这说明‘女子从一而终’在普通老百姓心目中如此根深蒂固。”[6]一个看似简单平常的称呼语,背后蕴含着传统鄙见、陋习和民族的劣根性。

    欧阳修在《泷冈阡表》中称已故的父亲“皇考”“先公”,为什么要用不同的称呼?“篇首初提到父亲,当然该庄敬;第五段叙述父亲受到朝廷的赠赐,第六段叙述父亲的遗训,也非庄敬不可;所以都用‘皇考’。第三段里‘先公少孤力学’,第四段里‘自先公之亡二十年’,都只是寻常叙述语;所以不用‘皇考’而用‘先公’。”[7] 

    文本和作者的思想以及时代背景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若能知其人、论其世,解读称呼语,可能更准确、更深入。

    2013年高考全国新课标乙卷语文高考第9题是阅读陆游《鹊桥仙·华灯纵博》(华灯纵博,雕鞍驰射,谁记当年豪举?酒徒一一取封侯,独去作江边渔父。轻舟八尺,低篷三扇,占断萍洲烟雨。镜湖元自属闲人,又何必君恩赐与?),简要分析词的结尾借用贺知章故事的用意。参考答案是:用来含蓄地表现对统治者的不屑以及愤慨不平。皇帝既置我于闲散。镜湖明月原本就属于闲散之人,又何必要你皇帝恩赐呢?再说,天地之大,何处容不下我一个闲散之人,谁又稀罕你皇帝的恩赐!

    上海师大中文系的詹丹教授撰文《论古诗词鉴赏的有机关联》,认为参考答案有失偏颇。“因为措辞完全站在一个现代读者的立场来想象当时诗人的内心世界,忽略了传统文人与当时观念的关联性,哪怕心有不满,也不可能超越其时代,所以用‘统治者’来称当权者,用‘你皇帝’来代替词中所说的‘君’是多么滑稽……问题还在于从上下文关系看,镜湖与闲人的关联性是在前几句描写中得到暗示的,即 轻舟狭小,能够占尽广大的烟雨世界,一个小空间对大空间的包容,完全与闲人的心灵世界相关联。正是物理意义上的广袤并不重要,才使得皇帝的恩赐变得多余。词人内心愤懑的意思当然有,但其否定皇帝恩赐的意义,既说明自身精神世界的充溢,也在暗示皇帝更应该为下属建功立业提供条件,而不是为他们的退隐做安排。当试卷的答案文字把词人完全放到皇帝的对立面时,其实也武断地隔断了他内心深处与当时社会的联系。”[8]

    至今,诗词名句网上仍是如下解读:“这镜湖风月本来就只属闲人,还用得着你官家赐与吗?再说,天地之大,江湖之迥,何处不可置我八尺之躯,谁又稀罕你“官家”的赐与?这个结句,表现出夷然不屑之态,愤慨不平之情,笔锋直指最高统治者,它把通首迭经转折进层蓄积起来的激昂不平之意,挟其大力盘旋之势,千回百转而后骤现,故一出便振动全词,声情激昂,逸响悠然,浩歌不绝。”[9]  纠正我们的错误认识,很有必要。否则,以讹传讹,这种误读会因为网络的发达而更快,贻害更甚。

    还可勾联群文来贯通解读。可在整本书的勾联中解读称呼语。如《世说新语》“言语”中的九岁“杨氏小儿”,他面对成人孔君平的调侃“此是君家果”时,回应的称呼是“夫子”(“未闻孔雀是夫子家禽”)。在《世说新语》的群文中读一系列的称呼语,便能窥见魏晋时期知识分子精神风貌之一斑:植根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可在作家自己的群文中解读,《故乡》中的“迅哥儿”“闰土哥”“老爷”,《阿Q正传》中的“阿Q”,《孔乙己》中的“孔乙己”,《祥林嫂》中的“大家仍叫她祥林嫂”,《阿长与〈山海经〉》中的“阿长”“阿妈”“长妈妈”……鲁迅对他笔下人物的称呼从来大有深意。可在某一主题的群文中解读称谓。如,“善变之众生相”有:胡屠户在范进中举前称范进“丢脸的家伙”“烂忠厚没用的人”“癞虾蟆”,在其中举后则称“贤婿老爷” “姑老爷”; 菲利普夫妇称于勒为“好心的于勒”“贼”“讨饭的”“流氓” ;奥楚蔑洛夫称那咬人的小狗“该死的东西”“畜生”“下贱胚子”“好一条小狗崽子”……称呼的转换,意味着说话人情感、心理的转变。“更动了文字,就同时更动了思想情感,内容和形式是相随而变的。”[10]

    称呼语中有乾坤。解读称呼语,其实是解读社会纷繁的关系,解读人性,解读言语运用的技巧和规律。“称呼语的使用随语境的变化而变化,具有高度的灵活性、特殊性和不可穷尽性。” [11]也因此创造了生动多样、摇曳多姿的言语世界。沿波讨源,弄清词义及运用要求;了解用语习惯,知晓约定俗成的规则;勾联贯通,解读称呼的运用逻辑,读出背后的丰富内涵,也许我们由此发现言语世界的新精彩。

    读懂教学文本中的称呼语,引导学生从阅读到写作,从书本到现实,调整自己的称呼行为,使之文明得体,发展言语交往能力,是我们语文教育的目的之一。

     

    参考文献

     

    [1]陈太丘与友期:搜狗百科网 http://baike.sogou.com/v5902290.htm

    访问日期2017年8月1日

    [2][3] [11] 么孝颖. 称谓语=称呼语吗?——对称谓语和称呼语的概念阐释[J]. 外语教学, 2008, No.132(4): 20-24.

    [4][5] [10]朱光潜:《咬文嚼字》,人民教育出版社《语文》(高二必修五),2004年版,第53页。

    [6] 孙绍振:《祥林嫂死亡的原因是穷困吗———情节的理性因果和情感因果》,《孙绍振如是解读作品》,福建教育出生版社,2007年版,第273页。

    [7]叶圣陶、朱自清:《精读指导举隅》,中华书局,2013年版,第29页。

    [8]詹丹:《论古诗词鉴赏的有机关联》,《语文教学与文本解读》,上海教育出版社,2015年版,第213-214页。

    [9]鹊桥仙·华灯纵博,诗词名句网http://www.shicimingju.com/chaxun/list/369802.html

    访问日期:2017年8月13日。

    时间:2018-04-18  热度:135℃  分类:悦读空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