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于课标使用语文教材——推荐人:郑晓东

    【作者简介】李冲锋,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后,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副教授。兼任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学习共同体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华东师范大学、赣南师范大学大学教育硕士生导师。主要著作有《语文教学范式研究》、《小说教学教什么》、《语文学科知识与教学能力》等,发表论文100多篇。
    【摘要】语文教材使用中存在脱离课程标准的现象,其主要原因在于应试教育的影响、课程内容确定性差和教师课程意识薄弱。改变这种现象,从教师的角度,需要增强课程意识、课标意识,站在国家语文课程的高度教语文,基于课程标准使用语文教材。这其中有三条基本路径:“定篇”教学要“教教材”,“用教材教”课程内容,开发资源拓展教材教学。
    关键词:课程标准;语文课程;语文教材;语文教学
    语文教学存在费时费力但效果不佳等问题,个中原因十分复杂,语文教材使用“脱标”(即脱离课程标准)是一个重要原因。这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语文教育的“脱轨”(即脱离语文课程的正常轨道)。语文课程实施回归到正确轨道上来需要基于课程标准使用语文教材。
    一、语文教材使用的“脱标”现象
    语文教材使用存在“脱标”现象,从外在表现看体现为根据教材教教材,从内容处理上看体现为教材内容随意教。
    1.根据教材教教材
    语文教材的使用应该根据课程标准,然而语文教学中却普遍存在根据教材教教材的现象,即教材上有什么就教什么,有多少篇课文就教多少课文,一篇篇课文教完了,教学就结束了。这种做法表面上看完成了全部教材内容的教学,仿佛也就完成了课程要求。但是,教材内容不等同于课程内容,教材内容教学完毕,未必等同于课程内容的落实。所以,这种做法表面上完整,实际上存在脱离课程标准要求的风险。
    2.教材内容随意教
    教材内容随意教,就是面对一篇课文,教师想教什么就教什么,或者说,教师认为什么重要、什么该教就教什么,没有一定之规。这就出现了同一篇课文,不同的人会教出不同内容,甚至同一个人多次教也教出不同内容的情况。有人可能会以文本具有多元阐释空间为由来解释这种现象。文本确实具有多元解读性,但作为教材的文本,却不能任由随意发挥,它有其课程规定性,这种规定性就是服务于课程标准所规定的课程内容和课程目标。脱离了这种规定性,就脱离了课程标准。
    语文教材使用的“脱标”,给语文教育造成的危害是课程标准所规定的要求不能得以完全落实,甚至架空课程标准使国家的课程设计流于形式。过于分散的课程内容在损害语文课程整体性与统一性的同时,也不利于学生统一的语文素养的形成,不利于国民整体素质的提升。

    二、语文教材使用“脱标”原因探析
    语文教材使用“脱标”情况严重,其中原因较为复杂,以下三方面是较为主要的。
    1.应试教育的影响
    笔者曾经调查过具有15年教学经验的初中语文教师,问日常备课时是否会看语文课程标准,回答是“从来不看”。问为什么不看,回答说“没有用”。问什么有用,回答说“对考试有用的才有用”。在对另一位教师的采访中,他说:“纵然课改浪潮深入人心,只要有‘一考定终身’的高考存在,新课程标准就是皇帝的新装。”可见,考试仍然极深地影响着课程标准在教学中的落实。考试大纲与课程标准的不一致,成为影响课程标准落实的重要原因。要改变考试影响课程标准落实的状况,要求试题命制也要以课程标准为依据,而不是另立考纲。
    2.课程内容确定性差
    与数理化等课程相比,语文课程内容确定性较差。在语文课程标准中缺乏对语文课程内容的确切规定,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教材内容编写上的差异性理解,也造成了教材使用上的差异性理解。可见,课程内容的不确定性,是造成语文教材编制与使用偏离或脱离课程标准的一个要素。要使教材编制与使用更好地依据课程标准,迫切需要课程标准研制中确定语文课程内容。
    3.教师课标意识薄弱
    教师的职前培养与职后培训大都不太重视教师课程意识的培养,加之日常教学实践与考试的直接影响,教师们大都具有很强的“教学意识”、“考试意识”,而缺乏“课程意识”、“课标意识”。课程意识与课标意识的缺乏直接导致了教师对课程标准的漠视与无视,从而导致语文教材使用的“脱标”。

    三、站在国家课程高度理解教材使用
    解决语文教材使用的“脱标”状况,需要多方面的努力,从教师的角度,教师须具有自觉地课程意识,“站在语文课程的高度教语文”。[①]语文课程是一门国家课程,语文教师不仅要“站在语文课程的高度教语文”,而且要“站在国家课程的高度教语文”,两者相结合,就是“教国家的语文课程”。既然是“教国家的语文课程”,那就应该按照国家教育部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来实施,而不能按照个人意志来行事,不能随意教、随便教,想怎么教就怎么教。国家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是语文教材使用的圭臬。当然,这并不是说教师只是被动地执行国家课程标准,就不能有自己的主动性了,课程标准只是低线,而不是高标,教师可以创造性地完成课程标准规定的动作,在此基础上还可以拓展、深化课程标准的内容。
    如何才能实现站在国家课程和语文课程,即国家语文课程的高度教语文呢?这就需要教师不断加强“课程意识”,而课程的核心内容体现在课程标准里,这就要求教师强化“课标意识”,深刻理解课程标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用课程标准指导自己的语文教学。
    课程标准是国家根据课程计划以纲要的形式编定的有关某门课程的内容及其实施、评价的指导性文件。课程标准是编写教材、教学、评估与考试命题的直接依据,是国家管理和评价课程的基础,对教师工作有直接的指导意义。《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明确指出:“教材编写应依据课程标准,全面有序地安排教学内容,设计教学活动,并注意体现基础性和阶段性,关注各学段之间的衔接。”[②]语文教材既然是“依据课程标准”编写的,那么就应该为落实课程标准所提出的课程目标和所规定的课程内容服务。语文教材内容是语文课程标准中课程目标与课程内容落实的具体化。
    课程目标、课程内容和教材内容之间是什么关系?“课程目标”面对的是“教什么”的问题,即为了适应现代社会和学生个体发展,国家期望学生具备的学科素养是什么。“课程内容”面对的是“教什么”的问题,即为了有效达成语文课程目标所设定的学科素养目标,语文课“应该教什么”。“教材内容”面对“用什么去教”的问题,即为了使广大学生较好地掌握既定的课程内容,语文课“用什么去教”,该如何呈现。课程标准主要管课程目标与课程内容,教材编制则是要根据课程标准所规定的课程目标和课程内容来编写教材内容。
    语文教材内容与课程内容之间是什么关系?简单来看,有两种关系。
    1.语文教材内容即语文课程内容
    语文教材内容即语文课程内容,主要体现在语文教材中的“定篇”即是课程内容。“定篇”是语文课程标准中规定的学生必学篇目,它们主要是文学文化经典名篇。“定篇的选文本身就是课程内容,而且是极为重要的内容。”[③]语文教材中选入的课程标准规定的必学篇目直接就成为语文课程内容。所以,“定篇”既是语文教材内容,也是语文课程内容。
    2.语文教材内容服务于课程内容
    定篇之外的其他选文类型都应是为课程标准所规定的课程内容服务的。根据王荣生教授对选文类型的划分,除“定篇”外,还有“例文”“样本”“用件”[④]和“引子”[⑤]四种类型。这四种类型的选文属于教材内容,但其本身却都不直接是课程内容,而是为不同课程内容服务的:例文,“例”的是知识;样本,“样”的是方法;用件,“用”的是选文;引子,“引”的是全文或全书。[⑥]这里的知识、方法、全文或全书,才是课程标准里应该规定的课程内容。
    站在国家语文课程的高度理解语文教材的使用,就是从课程标准所规定的语文课程目标和课程内容出发理解语文课程的规定性,在此高度上理解语文教材的使用,从而认识到语文教材是为完成课程标准规定的课程目标和课程内容服务的,只有紧扣课程标准的要求进行语文教材使用,才能保证课程目标的有效达成。

    四、基于课程标准使用语文教材的路径
    语文教材内容是课程内容的具体化,语文教学是课程内容的现实化。语文教学主要通过语文教材的使用落实课程内容。基于课程标准使用语文教材有三条基本路径。
    1.“定篇”教学要“教教材”
    新课程改革以来,“用教材教而不是教教材”,成为一句很有名的口号。其实,并不是所有的“教教材”都是不对的。对语文教学而言,有类内容必须“教教材”,即“定篇”的教学。因为“定篇”本身就是课程内容,所以,教学中让学生理解课文本身,就是在实现课程内容。比如,作为一名中国人,要学习范仲淹的《岳阳楼记》、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苏轼的《赤壁赋》、岳飞的《满江红》等,让学生理解这些课文内容、背诵这些课文内容,本身就既是在学习语言,同时在实现语文课程的文化传承、语文审美、思维训练等功能。
    2.“用教材教”课程内容
    “用教材教而不是教教材”适用于何种情况?适用于“定篇”之外的课文教学。“定篇”之外的课文因是服务于与之相关的语文课程内容,所以,其本身的价值在于中介、过渡、引导等功能,教材的使用也应指向相关课程内容。对这些课文的使用就不是“教教材”,而是“用教材教”。“用教材教”,教什么?不是教课文的内容,而是教课程的内容。教材编写应是“课程内容教材化”的过程,而教学则是其逆向过程,即“教材内容课程化”。教师要能够清晰地认识教材内容与课程内容的匹配,并在教学中自觉地实现从教材内容到课程内容的翻转。这类教学要以教材内容为教学材料,落实课程标准中规定的课程内容。
    3.开发资源拓展教材教学
    语文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语文课程目标仅靠语文教材的内容是无法完全实现的。因此,语文教学不仅要重视语文教材的使用,还要重视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新课程改革以来,人们认识到“语文是重要的课程资源,但不是唯一的课程资源”。语文课程标准中提出了“课程资源开发与利用建议”。语文教师在教学中要“重视对教材内容的拓展,把课内学习就成带动课外阅读的引擎”,[⑦]可以参照语文教材的相关内容,甚至直接以课程标准所规定的课程目标和课程内容为依据,开发课程资源,并在教学中创造性地使用课程资源。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以落实课程内容、达成课程目标为最终指向。
    综上所述,语文课程实施,要防止教材使用的“脱标”现象,站在国家语文课程的高度来教学,以国家颁布的课程标准为依据使用语文教材,并适当开发利用课程资源,落实课程标准所规定的课程内容,达成课程标准所规定的课程目标。

    [①]李冲锋:《站在语文课程的高度教语文》,《江苏教育》,2017年第4期。
    [②]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定:《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1月版,第32页。
    [③]李冲锋主编:《语文学科知识与教学能力》(初中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9月版,第13页。
    [④]王荣生著:《语文科课程论基础(第二版)》,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5年9月版,第262页。
    [⑤]王荣生、宋冬生主编:《语文学科知识与教学能力(初中版)》,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年11月版,第169页。
    [⑥]李冲锋:《站在语文课程的高度教语文》,《江苏教育》,2017年第4期。
    [⑦]王黎明:《打开阅读之门,开启智慧之源》,《上海教育》,2017年8月AB刊。
    【本文发表于《语文建设》,2017年第9期,第20—23页。】

    时间:2017-12-23  热度:480℃  分类:悦读空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