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职业幸运的背后是什么?刘菊春 《语文学习》2016年第9期

     职业幸运的背后是什么?

    原创 2016-09-19 刘菊春 《语文学习》2016年第9期

     

     

    从教29年,我是幸运的“这一个”,真的!

    偶遇当年闹得班级鸡飞狗跳、人仰马翻、我为他磨破嘴皮的学生博,他大老远便向我奔来,告知现在安好,很后悔当年的任性与鲁蛮。

    偶遇十几年前教过的学生的家长,她满脸激动:“你是刘老师!当年家长会上说‘世上最可怕的人是每天进步一点点的人’,这话对我儿子、对我的影响都很大!”

    同伴专业上遇到困难,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与我交流……

    到外地开讲座,同行听了,不少人围拥上来,拉着我这个其貌不扬者合影……

    自2000年暑假起,我的暑假几与专业培训相伴:市骨干教师培训、省中小学学科带头人培养对象研修、省名师培养对象研修。接力式的研修,带给我拜福州一中陈日亮老师、上海师范大学郑桂华教授为导师的机会,让我结识大陆、港、台诸多语文教育领域的高人──拉着行李箱奔走于一站又一站,长了见识,结了善缘,拿到了一个又一个的红本本。

    民间的点点滴滴与官方的“红本本”综合在一起,构成了我完整的职业幸运。

    有人羡慕:“为何你总是如此幸运?”的确,幸运常常眷顾我,这背后又有什么秘密呢?

    1987年夏,我从福建师大中文系毕业,分配回母校福建明溪县一中任教。那时是体脑倒挂最严重的时期,作家赵丽宏曾撰文说:“在全世界范围内,教师的收入都不可能超过歌星、运动员、白领、经理。但是任何国家的教职人员,都没有像中国教师那样不喜欢自己的职业,把教书育人自视为低能。”我也没能免俗,对教师职业同样有着太多的自卑,对职业的“敬”与“爱”都是没有的。好在我是比较乖的语文教师,心中还认同孔子“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理想境界,加上对学生的责任感,自己对职业没有无限膨胀的自卑感。

    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地工作三年,完整教完一轮高中,1990年,所教学生高考成绩喜人──嘿,我还行啊,没把学生带到沟里去。这起步的成功奠定了我的职业信心。同年8月,我调离明溪一中,老校长在多种场合说:“菊春调走了,我损失惨重。”(都是他人无意间透露的,更有一番动人的力量哩)老校长的话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激励我不论做人还是做事都要“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离了明溪一中,进了三明八中。1992年9月,校长宣布我担任语文教研组长兼初二年段长。好累人的两顶“帽子”(可惜不是乌纱帽),我的小宝宝才刚一周半呢。接招吧,谁叫我是乖老师呢!

    尽管带着小宝宝累不堪言,但对工作可不敢有丝毫懈怠。仔仔细细备课;认认真真上课;勤勤恳恳批改作业;对学生,尊重、关爱、呵护,比亲弟亲妹还上心,庸常的日子重复着无数前辈走过的路,与别人相比我实在没有多大差别。如果说有,恐怕在于──

    备课上笨一点儿

    备课、写教案是教师工作的重头戏,是耗时费力的活儿。

    如果教材不变、教师在第二甚至第N次教同一篇课文时照搬旧教案,或稍加改造,省时省力。

    如果下载网上教案直接使用,或稍加改造,省时省力。

    如果直接使用备课组老师的教案,美其名曰资源共享,或稍加改造用上课堂,省时省力。

    一句话,教案工程虽浩大,省时省力有招数。但我,绝对不这么做!

    如果照搬,教N次只等于教一次。学生在变,我在变,我“当下”对教材的理解不同以往了,我的教学就应该不同,因此每次教同一篇课文,我必定重写教案。网上教案等资源可利用,也应当利用,但在利用之前,我一定自己先裸备,怕脑袋成了别人思想的跑马场,怕自己变成木偶。备课组老师的教案,即便是集体备课的结果,我也一定根据自己的学情尽全力调整。我用的完全是耗时多、收效慢、很傻很笨的办法,至今我仍没有练就不备课便能上讲台“侃侃而谈”的武功。

    每次备课,就这样逼着自己重新思考,将自己每一阶段的想法、情感、态度融入教学中,“我”始终是“在场”的,“我的生命”参与我整个的教学过程,学生得益,我感觉到自己在慢慢地变化。

    在备课上,我只是没有走“捷径”而已。

       公开课多上点儿

    从教近30年,回望教学路,如果说我有那么一点点的成功的话,那应归功于一次次的公开课。我认为,公开课最磨人!

    不怕露丑,不刻意追求精彩,不要求自己超过别人,只求超越自己,就像一头只埋头拉车的老黄牛,只顾向前走,向前走。在一线教学21年,组级、校级、区级、市级公开课上了多少节,记不清了;作了教研员,仍坚持上研讨课——害怕自己功夫废了。

     

    超越了评职称的功利,只为了挑战自己,上课变得纯粹。

    每次上课,都要求自己有变化、有新思考,食不甘味,夜难成寐,殚精竭虑,也是用了“蛮荒之力”的。翻看多年积下的公开课教案,可以看到自己每一步的追求,每一次的超越,可以说,一次次的磨砺,都是一种锻造,一种升华。

    公开课多上一点,折磨自己狠一点,收获自然多一点。

       课题研究多探索一点儿

    1998年1月,在市教研员的指导下,我率先在三明市区进行了“语文活动课”专题实验与研究,这为2002年秋季三明市区进行新课程改革奠定了较好的基础。2002年,课改启动,我的区课题研究随即展开。在区课题研究的基础上,2006年5月我申请省级课题“苏教版初中语文教材的使用与评价研究”,在高淘汰率中获准立项。我与课题组15名成员,扎实工作,静心研究,不图获奖,只求有益于师生的成长,三年后,成果喜人:研究课例近百个,成员研讨课近20节,论文获奖市级6篇,仅个人在刊物发表课题研究论文就达8篇,这在山区一线教师中很少见。2010年4月这一课题获三明市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成果一等奖,2010年5月被省教育厅评为省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教学研究成果三等奖,2010年6月被省教科所评为省首届校级优秀课题三等奖。

    2010—2012学年开展“人教版初中语文教材的使用与评价研究”省课题研究,2012—2014学年开展市课题“人教版初中语文现代文‘教学内容的确定’研究”,2015—2017学年,省课题“山区县域初中语文‘专题式教研’实践研究”正在进行中。

    赘述这些经历,只是想说:问题即课题,课题研究反哺教学,课题研究与教学互为因果,相辅相成,形成良性循环,于学生有益,于教师有益。当别人还在争论、犹豫要不要进行课题研究的时候,我们只管埋头做;当别人着意于如何找关系让课题获奖的时候,我们只盯着课题的真效益;当别人课题结题,有了评职称的资本而歇气的时候,我们继续埋头做。

    当“研究”成为一种教学生活常态,当我们真正沉浸于“研究”,我们的日子很充实,我们的收获很丰实:成员或成为校领导或成为中层干部或成为学科带头人或成为教学骨干,五位成员们实现公开发表论文零的突破,我个人的论文发表近30篇。课题研究,成就一群山区初中语文教学的弄潮儿。

        文章多写一点儿

    我常常对学生说,学语文绝不仅仅是识几个字、读几篇文章、了解别人的言说,而是用心观察、感受、体验、阅读,最终能恰当表达(口头及笔头)“自己的”东西。这个学习的过程就像恋爱、结婚、生子──痛并快乐着!在学校上写作课,我与学生一起“下水”作文,走近学生,也让学生走进自己(我的学生也爱投稿,常拿稿费,师生同喜同乐)。

    上公开课、改中考卷、组织区级活动……这些“重要的”事件之后几乎都紧跟文字材料,一篇篇文章就这样出炉。投稿,发表,再继续耕耘,在文字间穿梭,我忍不住祈祷上苍赐我一年有366天,让我每年比常人多一天时间与文字晤对──那可是24小时,1440分钟,86400秒!以下一则教学断想可以想见我的心理:

    教沈括的《活板》,读着“升(毕升)死,其印为予群从(堂兄弟子侄辈)所得”,我突发奇想:要是当初毕升的活字印不是被沈括的亲戚收藏,要是沈括不识字,要是沈括识字但不太会用文字来表达,要是沈括识字也能撰文可他不喜欢用文字表达,“活板”与沈括就永远擦肩而过,今天我们绝对读不上沈括的《活板》──所幸“活板”遇上了沈括。我们完全可以肯定,人类历史中无数精彩故事永远湮灭了无痕迹,是因为与文字“无缘”。

    施耐庵幼年家贫未能进学,十二岁的一次赶庙会,偶然听人说书──大宋宣和遗事,从此被故事迷住。不识字,咋办?他向父亲争取到读书的机会,他求知若渴,终得满腹学识;儿时对宋江的故事神魂颠倒的迷恋变为强烈的表达愿望,他开始实地考察郓城、阳谷和梁山泊,他甚至弃官不做,用生花妙笔写成了《水浒传》。施耐庵与文字结缘,才有后人的绝妙享受,否则大宋宣和遗事只会烂在许多人的肚子里。

    如果没有了文字,我们会错过无数风景,错过无数人生的盛宴;如果没有了文字,我们哪能品尝这一坛坛好酒?如果没有了文字,我们的日子不知要乏味多少!

    不能不深深地敬畏文字!因为敬畏,便不敢怠惰;因为敬畏,便常常动笔表达,郊游、外出学习、听课、读书,如有所得,便要在文字间舞蹈。文字记录的是我的日子,是我的生活,是我生命存在的痕迹!

    笔耕不辍的结果,是发表文章近百篇,出版个人专著《我从课中来》──一切显得那么不可思议──起航时,哪想到有今天这样的收获──可一切又那么顺理成章。

    书多读一点儿

    备课、上课、课题研究、写作表达、做专职教研,“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常常啃噬我心,于是,任务驱动式的阅读成为常态。为了解决某个具体的教学问题,可能要读几万字的资料。这类阅读,看似费工,久则默化为能力。

    仅仅做这样的任务驱动式阅读远远不够,单说工作性阅读,还得阅读专业期刊《语文建设》《语文学习》《中学语文教学》《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教学通讯》等,需要阅读专业论著──《语文科课程论基础》《语文教学内容重构》《名作细读》《语文有效教学:观念·策略·设计》《语文教学的反思与建构》《语文教育学》《语文言意论》《语文教育门外谈》《我即语文》《如是我读》等。

    职业性阅读读哪些呢?期刊可读《咬文嚼字》《演讲与口才》《人民教育》《福建教育》,书籍可读《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做最好的老师》《麦田里的老师》《救忘录》《教育的理想与信念》《教育的责任与使命》《教育的智慧与真情》《课程与教学的基本原理》《教学设计原理》《学习理论》《课程理论》……用渴鹿奔泉、饥饿的人扑向面包来形容我的阅读心理,一点不为过。

    作为一个人的阅读,读什么?文、史、哲、科技作品皆有涉猎,熊培云的《重新发现社会》,池莉的《熬至滴水成珠》,陈丹青的散文、曹文轩的儿童文学、秦文君的作品等,一本一本在案头更迭……

    丰子恺说:“藏书如山积,读书如水流,山形有限度,水流无时休。”阅读,永无止境。阅读,是教学的源头活水,更是人生乐趣的源头活水。

    阅读,不是为读而读,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当心灵与书真正“相契”,阅读才具有真正的价值:提升我们生命的高度,拓展我们人生的宽度,增加我们生活的温度。

    回到开头的问题:幸运的背后藏有怎样的秘密?其实没有!如果真有,那也只是:认定目标,比别人多做一点点,自己每天进步一点点。而这,也是世上所有成功人士的成功秘决吧。只是,每个人不同,版本不同。只是,多数人不愿意这么做,或者没法这么做,结果,成功只好给了少数人。

    上善若水,在路上,我追求这样的境界。兴许,这种追求是幸运背后更深的秘密?

    从教29年,我是幸运的“这一个”,我也是幸福的“这一个”。

     

     

     

    时间:2017-11-06  热度:678℃  分类:悦读空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