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归课堂的本真 山东省济南外国语学校高中部 张淑贞

    回归课堂的本真

    山东省济南外国语学校高中部 张淑贞

    新课改的推行,给沉寂的语文教学带来了新鲜的血液,尤其自“新课标”颁布以来,加大了改革的力度,呈现出不少新的气象、新的景观,令人欣喜。但同时,我们也看到部分教师对新课程的精髓还没有真正理解,曲解了新课标的某些理念,出现了一些令人痛心忧患的现象。

      一、刻意求新,热闹非凡,冷落文本

    有的教师认为新课程强调“三维目标”,“双基”就无关紧要了,因此,在课堂教学中,主要精力用在了如何让课堂气氛“热闹”上。只图课堂气氛活跃,而忽视了知识和基本技能的培养和训练。于是,我们看到,在一些公开课和展示课上,执教老师为了充分弘扬“人文性”,极力增大授课内容的“文化含量”,在短短的一节课里,安排了诸多的教学形式。他们一会儿放录像,一会儿听音乐,一会儿分组讨论,一会儿正反方辩论,一会儿课本剧演出,五花八门,花里胡哨,热闹非凡,令人应接不暇,而最重要的语言学习却没有丝毫的涉及。一堂课上下来,文本本身并未设及多少,更没有深入地剖析解读文本。学生对课文相当陌生,读课文磕磕巴巴,丢三落四,当问及一些重点语句的理解更是茫然不知所措。而课后,进行测试,有的学生竟然连课文的生字生词都不会写,连最基本的词语都不会解释。

    语文教学中盲目追风、刻意求新的现象似乎超过了其他学科,而尤为严重的是这种华而不实的课正在作为一种“典范”被纷起仿效。听一位老师执教鲁教版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他叫学生用三分钟的时间大致浏览了一下课文,接下来便开始畅谈自己的梦想,紧接着叫学生大谈他们的梦想,同学们表现相当热烈,踊跃发言,足足用了一刻钟。之后老师叫学生看黑人的一些抗争行为的录像片段,发放资料,让学生了解什么是“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最后叫学生分组合作列举黑人中杰出人物,包括各种行业。课后,大家对这堂课大加褒扬。整堂课可以说很热闹,很充实,但授课结束了学生对课文十分生疏。老师没有带领学生赏析课文中作者运用各种手法的精妙论述,并在此基础上领悟作者那种高昂的斗志和火热的激情,让学生感受作者身上闪耀着的人性的光辉。

    评价一堂课优劣的标准很多,但“热闹”恐怕不能算其中的一项。我想有一点应当明确:那就是我们无论采用什么样的教学手段,都不要忘了语文课姓“语”,而不是别的。任何的延伸与拓展都应以更好地理解赏析文本为基点,不能喧宾夺主。张志公先生说:“培养运用语言的能力,这是语文课的主,必须完成好。”因此,课堂上的一切教学活动都应该是为了让学生更好地亲近、触摸语言,感受语言的无穷魅力,从而更好地运用语言。对于先进的教育理论和教学经验,教师应积极地学习和借鉴,但不必跟风,不要迷信,要学习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吸取各种营养为我所用,不断进行自我更新。

    二、一味强调学生的主体地位,忽略丧失老师的主导地位

    有位教师在执教《雷雨》时,一节课就叫学生讨论了一个问题:周朴园到底爱不爱鲁侍萍。学生很兴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而教师最后的总结评价竟是:爱本身就是糊里糊涂,说不清楚的。那你这个问题的目的何在,价值何在,作为教师的深入指导何在?怎样引导学生认识周朴园复杂的心态,人性的多变?教师的地位不能夸大,但也决不能抹杀。要意识到教师在课堂对话中具有的组织能力和支撑作用,教师与文本的对话对学生的启迪至关重要。只有教师本人认真介入,对文本作有机的拓展,才能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也才能将探讨引向深入。总之,课堂教学中需要认真处理好教师、学生、文本三者之间的关系,我们强调学生是主体,认可学生的阅读个性时,更应关注教师本人在教学中不可忽视的作用。有人说教师就是课堂的主持人,我以为仅是主持人是绝对不行的,是危险的,教师有责任有义务进行深入的点拨,有义务让学生学会深入探讨问题的能力,而不能仅是一个学生意见的简单欣赏者和总结者。语文课内的阅读教学不同于一般的读者欣赏,学生在语文课上的阅读是在教师指导下的一种有目标的学习行为。学生的知识储备及阅历决定了如果没有教师的指导,要求学生自行去剖析作品,发现生活的意义,就像要他们抓住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一样,结果只能是乱了套。

    新课程把评价视为促进学生发展的重要手段,要求充分发挥评价的反馈和激励作用。但以鼓励为主并不等于放弃评价的诊断功能。现在在一些语文课上,内容空洞、言不由衷的鼓励大行其道。教师夸奖学生的话语如泉水一样汩汩冒出,什么“你太棒了”、“你真聪明”、“你太伟大了”之类的话真是俯拾皆是。即使学生回答了极简单的问题,也给予这样过于“隆重”的夸奖,名义上是进行赏识教育、鼓励教育,可实际上这种缺乏深层次指导的表扬,学生都听腻了,也表现了教师的虚伪,根本就起不到任何激励作用。教师在课堂上对学生的评价不能一概好好好,是是是,也不能动不动把“答案本来就是丰富多彩的”挂在嘴边去搪塞学生,借以掩盖自己知识的匮乏和判断力的贫乏。教师应该有分析有评判,对不正确无根据的说法,要肯定学生的勇气和主动性,但一定要实事求是地指出问题的所在和解决的办法。对于接近正确和不够完善的回答应引导其找出根据,提升认知水平,完善其表达。总之学生发言后,教师一旦发现有不尽人意之处,就应及时设置一些由浅入深的问题,引导学生通过积极思考完成教学目的。

    人们普遍存在着一种极端的思维模式——两极对立,非对即错,非此即彼。语文课标提倡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重视感悟,不是否认各种必要的语文知识;强调学生自身的体验和情感,不是要彻底摒弃能力训练;主张以学生为主体,并不是说教师是可有可无;强调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也不是说就完全不要接受性学习。两极对立的思维模式,非此即彼的二元逻辑,“矫枉必须过正”的思维观念,都是一些可怕的思想意识,万万要不得。钱梦龙先生说“语文教学,说到底,就是那么一回事:教会学生读书和作文,使学生在读和写的实践中学习和掌握汉民族语。”如果我们在今后的语文教学中,能多点对民族传统、民族文化的尊重,让学生实实在在地去触摸语言,接触文本,真切地去感悟作者的灵魂,少点花哨,多点本真的东西,那么我们的语文教学才会真正鲜活起来。

    时间:2017-09-07  热度:57℃  分类:我教我研论文案例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