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考语文阅读考查应把握好几个问题 永春县教师进修学校 陈建源

    中考语文阅读考查应把握好几个问题

    永春县教师进修学校 陈建源

    《福建省初中学科教学与考试指导意见·语文》(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考试评价”部分规定“阅读”约占45%,而者明确将“古代诗歌”和“非连续性文本”列入阅读板块。这就意味着不仅在分值上占据将近“半壁江山”,而且阅读的类型涵盖了古代诗歌、文言文、文学作品、实用性文章(议论文、说明性文章、新闻)、文学名著、非连续性文本等。因而,关注阅读考查,厘清阅读要求,把握考查尺度,应该成为新中考的焦点。

    一、正确把握古代诗文阅读中“理解基本内容”考查的深度

    对于古代诗文的考查,《2016年福建省初中学业考试大纲·语文》只对文言文考查提出要求,即“能阅读浅易的文言文,准确判断文言句读,理解文章基本内容;掌握常见文言实词的意义,能根据语境翻译文言句子”,而对古诗词的阅读并未涉及。

    近年来的中考很少直接考查古诗词的阅读,以致很多初中语文教师在日常古诗词教学中仅仅停留在背诵默写的层面上,这也是间接造成高考“古代诗词阅读”得分率不高的重要原因。不论是从课标要求看,还是为学生高中学习着想,古诗词阅读在中考中应该有所体现。所以,《指导意见》不仅对文言文阅读方面提出明确的考查要求——“能阅读浅易的文言文,理解常见文言实词在文中的含义,理解并翻译文中的句子,理解文章基本内容,初步鉴赏作品的表达技巧”,而且还新增加对古代诗词阅读考查要求——“了解古代诗歌的文学样式;体味作品的内容和情感,初步领悟作品的内涵;品味作品中富于表现力的语言”。不难看出,除了对文言文阅读的要求减少了“准确判断文言句读”外,对古代诗文的考查要求均提高了,不仅要求“理解基本内容”,而且对文言文阅读提高到“初步鉴赏作品的表达技巧”,对古诗词阅读提高到“了解古代诗歌的文学样式”和“品味作品中富于表现力的语言”。然而课标对此的要求仅仅是“诵读古代诗词,阅读浅易文言文,能借助注释和工具书理解基本内容”“重点考察学生的记诵积累,考察他们能否凭借注释和工具书理解诗文大意”。对古代诗文考查的要求提高了,是否符合课标的要求呢?

    要解决这个问题,关键在于如何把握古代诗文阅读中的“理解基本内容”。对此,课标研制组的解读是这么表述的:“‘理解基本内容’是目标,就是通过阅读文言文,能够知道文章表达了什么意思,比如写了一件什么事儿,描写了一个什么人,表达了一个什么道理,仅此而已,无需作深入的分析和评价。”虽然解读材料没有对古代诗词专门说明,但根据前面的表述可见,初中阶段对古代诗文阅读的考查阅读“只宜考基本理解和感悟,不宜涉及炼字、修辞及诗歌文体知识”。因为“古诗文阅读的根本目的,是培养文言语感,加强语言和文化的积累。古诗文中的精彩句段、格言警句、成语典故、优美情境、人物故事等,还有对文言词语和句式的激活和运用,这些都可融进学生的语文生活,使其欣赏品位有所提高”。

    二、正确把握非连续性文本阅读和综合性学习考查的区别

    语文课程标准首次把语文“综合性学习”纳入语文课程体系结构之中。作为一个独具特色的领域,“综合性学习”被公认为当前语文课程改革的一大亮点。纵观全国各地中考语文卷综合性学习试题,一般是由命题者围绕某个主题,给出一段或几段文字、图片、表格等材料,要求考生对这些材料进行探究,从中发现、提取自己感受最深的有效信息并用简洁明了的语言表述出来。

    综合性学习考查的是探究能力,即发现(提出)问题和探索问题的能力、展示学习活动成果的能力。但综合性学习具有“活动性”的特点,用笔试的方式不利于评价考生在学习过程中的表现(如合作态度、搜集整理材料、设计探究问题等),因而很多的综合性学习考查实际上是多重文本考查,即把相关的连续性文本和非连续性文本组合在一起,设置问题,以考查学生筛选提炼信息、领会文本意思、得出推论的能力。所以,《指导意见》去掉了综合性学习的考查,取而代之的是非连续性文本的考查。这样一来,很多人就简单将非连续性文本阅读等同于综合性学习,甚至很多非连续性文本阅读的试题都是综合性学习的翻版。应该说,非连续性文本阅读测试设题可以以综合性学习的形式出现,毕竟两者的测试具有相同点,可以互相渗透的。比如两者都围绕同一个主题或话题展开,都可以以图、表、文的材料形式呈现,都可以测试学生提取信息、得出结论和整合材料、准确概括的能力为目的。但是,两者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

    ⑴语文综合性学习是一种学习方式,教学和学习需要一个过程,测试题设置具有假设性、虚拟性、整体性的特点;而非连续性文本阅读是一种材料的呈现方式,教学和学习只需一次性呈现,测试题设置具有确定性、真实性、片断性的特点。

    ⑵语文综合性学习的侧重点是活动项目安排,注重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参与程度,答案有多样性的特点;而非连续性文本阅读的侧重点是根据材料得出结论,答案有一致性的特点。

    可见,只有正确地把握非连续性文本阅读和综合性学习的区别,才能真正命制好非连续性文本阅读测试题,真正发挥其检测功能。其他本属于综合性学习考查的内容,如策划活动、拟订方案等题型就不适宜了,而像发表感言、倡议、建议等发散性较大题型也应该慎用。

    三、正确把握略读能力和精读能力考查的联系

    《语文课程标准》关于阅读的教学建议中提出 “应加强对阅读方法的指导,让学生逐步学会精读、略读和浏览”,在“评价建议”中对精读和略读提出明确的要求。根据课标的要求,全国各地中考对精读和略读的考查进行有益探索的同时,也走入一个误区,即文学作品阅读只考查精读能力,而说明文、议论文等实用性文本的阅读只考查略读能力。之所以产生这一现象,是因为没有正确理解“精读”和“略读”的内涵。

    精读能力的考查要求比较全面,要从“词句理解、文意把握、理清思路、要点概括、内容探究、作品感受”等方面考查学生阅读的水平,要从“形象、情感、语言”等方面考查学生初步鉴赏文学作品的水平。

    略读之“略”是大略、粗略、不精细的意思。略读就是粗略地读,走马观花、一目数行地读,不逐字逐句,不咬文嚼字。略读的目的在于粗知文本大致的内容,即整体把握文本的内容,快速捕捉关键的信息,而文章的结构、语言修辞等不是它所要关注的。其体现在考题上主要为文意把握、要点概括和写作思路上,属于感知和理解,因而更侧重考查学生对文本的整体感知,对信息的筛选与提取,对要点的归纳概括,对个别指示性词句或关键性词句的理解以及对作者写作思路的简要分析与表述等。

    可见,在现代文阅读考查中,精读能力和略读能力考查不是各自孤立,也不应该是只针对某种文体的,而应两者交替使用。由于求初中阶段对议论文、说明文章等实用性文章的教学重点是引导学生从文本中获取主要信息,因而议论文、说明文章等实用性文章以考查略读能力为主,但同时也应该考查精读能力;反之,在文学作品考查中以精读能力为主,但也应该有略读能力的考查。

    四、正确把握文学名著阅读浏览能力考查的广度

    《语文课程标准》在“评价建议”中指出:“浏览的评价,重在考察学生能否从阅读材料中捕捉有用信息。”《指导意见》也明确将文学名著阅读定位在“侧重浏览能力的考查”。“浏览”一词的原初意思就是“约略地看、泛观”,是一目十行地读。浏览更强调获取信息,是现代社会更加迫切需求的一种能力。日常生活中,常用到的浏览多采用扫读、跳读、快速读的方法,尤其是特别注意书(篇)名、作者、大小标题、段落的起结、图表等提示性信息,捕捉适合自己阅读需要的关键性信息。比如是阅读报刊杂志,阅读网上信息的时候,需要快速提取信息,了解时政新闻,只要看看标题就行,内容不一定详细看。

    既然将名著阅读定位在“浏览能力”的考查上,那么对名著的考查应该是识记主要情节,了解主要人物,至于说思想内容、人物形象和艺术方法,就不应该是名著阅读考查的范围。这样一来,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即指导意见所推荐的篇目《繁星·春水》《伊索寓言》将如何考查?

    时间:2017-09-07  热度:38℃  分类:我教我研教学实录  标签:

  • 发表评论